清朝的汪景祺遭到冤杀后头颅被悬挂十年才入土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3 04:13 浏览次数:

  汪景祺(1672~1726)原名日祺,字无已,号星堂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其父汪霖,曾任户部侍郎,其兄汪见祺,曾任礼部主事。

  在查抄年羹尧杭州邸宅时,《西征随笔》被侍郎福敏发现,呈送雍正。雍正在首页题字:悖谬狂乱,至于此极!惜见此之晚,留以待他日,弗使此种得漏网也。年羹尧被赐自裁一周后,谕旨称汪景祺作诗讥讪圣祖仁皇帝,大逆不道,亦被枭首示众,脑袋被悬挂在菜市口的通衢大道上,一挂就是十年。其妻发黑龙江给穷披甲人为奴,其期服之亲兄弟、亲侄俱革职,发宁古塔,其五服以内之族亲现任、候选及候补者俱革职,令其原籍地方官管束,不得出境。雍正驾崩后,乾隆上台,经左都御史孙国玺上书,才将汪的头颅择地掩埋。

  汪景琪案是雍正朝著名的文字狱案之一。汪景琪,钱塘人,字无已,号礼堂,著有笔记小说《西征随笔》2卷,现残存36篇。其人涉身文场40余年,虽然中过举子,但官途坎坷,进仕无门。雍正初年,汪景琪为谋生计,前往陕西寻访旧友胡期恒。胡期恒时任陕西布政使,是年羹尧的心腹。经胡期恒的介绍,汪景琪投到了年羹尧的门下做了幕僚。汪景琪把此次西行所见所闻著成《读书堂西征随笔》二卷献给了年羹尧。后年羹尧为雍正所诛,汪景琪的《西征随笔》被送到了雍正案头,由于其中多有被雍正所认为的“狂悖之词”,惹来大祸,汪本人被枭首示众,妻子被发配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,兄弟叔侄辈被流放宁古塔,疏远亲族,凡在官的一律革职,交原籍地方官管束。由于牵累的人太多,当时汪景琪所侨居的平湖县城,一时哄传着“屠城”的谣言。

  其实,以学问而论,《西征随笔》在清代的笔记小说中都不算上乘。汪自诩高才,学问和见识却都很一般。其得罪来源于非议雍正的年号,认为“正”字可拆为“一止”,是不祥之兆。并称历史上以“正”字作年号的皇帝,大多没有好下场。如:金海陵王(废帝)年号“正隆”,金哀宗年号“正大”,元顺帝年号“至正”,明英宗年号“正统”,明武宗年号“正德”。还借用他人的口气议论康熙的谥号不宜称“圣祖”等。这些都是不得志的文人卖弄聪明的伎俩,算不得谋反的证据,“狂悖”都很牵强。从现存的《西征随笔》来看,汪的文学造诣确实不错,其中的“步光小专”、“红石村三女记”等都很有趣味,文中清代西北的风尘侠女形象很传神。诗也有不错的作品,如“指挥克敌战河湟,纪律严明举九章。内府新承卢矢赐,令公引满射天狼。”“阵前金甲绣蛟螭,五色云开玉帐旗。青海已闻传箭去,天山又见挂弓时。”虽然是马屁文章,却写大气工整。小有才而无大见识,这是不得志文人的普遍特点。

  这则材料中提到的曹日玮,其父曹光国乃是曹雪芹的爷爷曹寅的好友,曹日玮是康熙朝的武状元,其兄曹曰瑛为翰林院待诏。阎若璩赠曹寅诗注中提到的“阿咸状元”就是曹日玮。除了武状元外,曹日玮的另一个身份更为人所知,他便是形意拳的二代祖师曹继武(继武是其字)。曹日瑛、曹日玮兄弟都曾得到过曹寅的提携,而这则史料则反映了曹继武与康熙之间的关系(先帝命索饭食之)。曹寅本人是清代特务机关的头子,曹继武之所以得到康熙的关照,也和曹寅有关。这是研究形意拳历史传承的一则有价值的资料。(部分资料来源网络)


上一篇:葛宗杨—上海解兴邦传心意六合拳    下一篇:北京曹继武做双眼皮怎么样?